812  

我終於弄完第十四章了QWQ

這是我打最久的一次(因為卡文了...

首圖是榮燕喔~

頭飾我沒有畫的很精細,不然貴妃這種角色的頭應該...更花(欸

總之我卡超久的了(炸

而且這張還蠻跳TONE的(不

我不廢話了...

 

*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*

 

第十四章-陷阱

 

速速用完膳,皇上、我、貴妃娘娘三人一同到後花園散步。

 

……

可以說句話嗎?要比誰先笑嗎?

似乎是察覺到我難耐的神情,何榮燕便開了個頭:「素聞楊大人容貌甚美,今日有幸目睹,果真名不虛傳。」這,好牽強啊,你那天在廟堂之上不是看過了嗎?

 

「朕初見時,也是驚豔不已。」您說的是沒錯但不打算挑一下貴妃奇妙的開場白嗎?害我只能呵呵乾笑。

我們只好聊著一些沒意義的話題、然後散散步這樣。

 

不過我每次觀察何榮燕的表情時,都會發現一件事,她的神情很鎮靜、淡然,但卻帶著那麼一絲絲的羞澀。

 

不知為什麼,胸口有點刺刺的

 

我們沒有走很久,大約兩刻鐘(半小時)就各自回去了。

臨走前,聽何榮燕淡淡的說了一句:「臣妾在這宮中只求皇上或是楊大人能來賞賞花、喝點茶便知足了。

回去的路上,我和皇上都沒有交談,很安靜的走回寢殿。

 

好不容易到了門口,他幫我置的宅子在北秧殿園子左側,對於北秧殿來說,不大,可就我看來好棒啊

一棟小房,有庭院花圃、正廳、耳房、花廳、寢房,有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感覺,即使這房子對我來說很大了。

站在宅子前面,我看看皇上,而他挑了挑眉,似乎在說「還可以吧?」我也用力點點頭表示滿意。

「你計畫照舊嗎?」冷不防的開口,我頓了一下。

 

何榮燕舉手投足間,儼然一派大家閨秀,可是離開前的那句話,代表了什麼我們都知道。

她是不願進宮的。

 

「恩,照舊吧。」我靜靜的看向皇上,他怔愣了一會兒,然後也點了點頭。

我也快搞不清楚自己做的究竟是對是錯了。

 

「那謝陛下隆恩,臣進屋了。」看著皇上點了點頭,我才進屋,賜宅也有幾天了,這還是第一次進來。

那日剪掉頭髮後的事有的老臣甚至呆掉了,真令我印象深刻。

現在走在迴廊上,宮人官員們的回頭率幾乎是百分之百我好像快習慣了。

 

「大人。」一位身穿淡粉色宮裝的女子前來向我躬身,她紮著整齊的流水髻、額頭上點了小小的硃砂,身姿窈窕,容貌雖不是極美,但也清秀漂亮。

「這是你的侍女,叫作杏花。」皇上走來,向我介紹。

 

我整了整表情,然後微微笑道:「杏花,請多指教。」她抬起頭來,看到我,先是愣了會,接著小臉漸漸變紅,像個紅豔的蘋果。

我的笑容停頓了

 

「朕還有事情要處理,你先自己熟悉一下罷。」

 

恩,接下來我要做什麼?看著已經低著頭很久的杏花,我也不知道現在到底要做什麼事。

「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───」聽到一陣混亂的腳步聲,將我的思緒拉了過去,打斷我正不知道要做什麼事的窘境。

 

「喂!到底是怎麼回事!」喔喔,好久沒看到他了,果然另外一位也跟在他旁邊,少年因為奔跑而面色微紅,停下來後便開始喘氣。

「冥昊、徐磬,好久不見。」我笑的很燦爛也很虛偽,從他大聲質問開始我就知道他要問什麼了,我之前也都沒考慮到這點,現在只能糊弄過去了

 

但是,你知道的,老天喜歡作弄我冥昊頓了非常久,然後臉一下子迅速緋紅,我好像還看到了隱隱約約的蒸氣。

「呃」我摸了一下臉頰,問題好像在這。

 

?!

我轉頭過去看徐磬時,稍微驚訝了一下。

他沒有什麼反應,反而是眉頭深鎖,若有所思的看著我,眼神很認真。

「楊公子,你是哪裡人?」然後他繼續保持很認真的面孔,問了這句話,我被看的有些發毛,即使這幾天來被看到都快習慣了,還是對這樣的目光有些陌生,甚至有點害怕。

「我原是北方的菡耞村人。」自從想起以前的事後,有很多東西都想起來了雖然不知道為何沒有六歲前的記憶,目前還在懷疑是紅毛混蛋給我留的後遺症。

 

「是嗎」然後我用力點了點頭。

「啊!恩?你們在講什麼?我也要聽!」冥昊好不容易回過神來,一開口卻是充滿了孩子氣,突然覺得他真可愛

然後我就揉了揉他的頭髮,弄得他非常生氣,要往我撲上來,卻又因為看到我的臉而沒辦法撲上來,矛盾不已。

連原本很嚴肅的徐磬,也帶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
 

其實,很久之後我想起這段時光,總是覺得懷念不已,可惜我也知道,那時我們已經無法在笑著打鬧、生氣鬥嘴,一切都是從那認真的眼神開始

 

「喔喔!差點被混過去!你還沒解釋呢。」

呃!

忘了幹麻還想起來

 

「哈哈,沒什麼啦。」我爽朗的笑著,然後挨了一腳「最好是,別打哈哈!」冥昊厥著嘴,一臉完全不相信。

眼下無法瞞了,我就嘆了口氣,然後說:「秘密任務。」接著冥昊和徐磬的臉色就正經起來,他們應該是不會多問。

 

了解自己想問的事情後,雖然沒得到答案,但是也已經知道大概,冥昊和徐磬就告辭了。

 

「杏花。」我目送他們離開,然後喚來杏花,她差不多也看習慣了我的臉,於是很冷靜的來聽我吩咐,這應該是我第一次使喚人,卻沒想到這麼習慣,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。

 

「幫我處理一件事好嗎?」

 

    ※※

 

「月梟,妳說的是真的嗎?」何榮燕用優雅的動作打開了瓷器杯蓋,然後抬眼對眼前名叫月梟的婢女問道。

「是的,貴妃娘娘,小的親耳聽見的。」月梟很篤定的和榮燕確認。

 

「那我要想辦法幫助祖父才是,如果、如果事情成了的話,搞不好」搞不好,她便可以向祖父請求出宮,反正她入宮的事,只有高層知道,且皇上也沒來過這裡,她的清譽不會受損的。

 

那麼出宮後,她便可以真的有了自由,和那個她每天都思念著的那人在一起。

 

「月梟,妳照我說的話去做,可別有任何差錯。」何榮燕開始細細吩咐,而月梟也屏氣凝神的專心聽著。

 

或許沒有人知道,這一切,都是名為『陷阱』的魔手,將她們一點一滴的拉入無止盡的黑暗深淵。

 

【待續】

 

 

阿~杏花是新角色喔!

基本上不重要的人物是沒有名字的...(炸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一顆藍莓 的頭像
一顆藍莓

∥迷鏡森林∥

一顆藍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