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0101  

噗...

昨天沒發跨年文(炸

20121231  

祝大家新年快樂~~

 

然後我終於可以更第十八章了...超久沒更o_o

 

1357042369122  

順便附一張這週畫的水墨OwO/~

 

那不廢話惹~

更文♥對不起久等了OTZ|||

 

*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*

 

第十八章-柳嫣

 

我開始慌了。

並不是因為不知道要跪多久,而是我……一直都沒有變回男性。

 

所幸這幾天開始冷了,上朝會我也披了件厚厚的外衣,看不出身形如何,加上朝廷上的臣子們大多不敢看我的臉(他們怕自己看得出神而失態),所以也沒有太大的問題。

雖然那天回復常態上朝時,被狠狠的刺了幾下,瞪了幾下,諷了幾下……不過其他也還好,我還真有點擔心自己被暗殺或是拖走什麼的。

 

接連跪了幾天,我偶爾會跪著就睡著了,總不可能一直都不睡覺,但我依舊整天昏昏沉沉的想睡一下。

早朝剛結束,我照舊回到北秧殿前跪著,眼睛下方已經出現了一層淡淡的墨色,都是睡眠不足所致,但我也不甚在意。

但今天頭好像特別的昏?果真是睡眠不足嗎?

 

「就一直這麼跪著?」熟悉的男音在耳畔響起,我一個激靈跌坐下去,有些驚訝的看著出聲的人。

「你你你你你…怎麼又出現了?」眼前站著的儼然是一個全身披著黑色斗篷的詭異男人,只有兩撮鮮豔的紅法披露在外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他挑挑眉,蹲下身子對我說道:「妳在煩心什麼?」面對他這句沒來由的問題,我只是皺了皺眉頭,疑惑地的看他。

久久無語。

 

…對了,我怎麼藥效…都沒恢復?」實在沒力氣對他生氣大吼,而且我也不想驚動衛兵。

他只是奇怪的看著我,道:「妳還不知道原因?」我也奇怪的看著他,怎麼?你跟我講過原因但是我忘記了嗎?沒印象啊。

「算了…沒什麼。」他喃喃自語。

 

?!

我扯住他的斗蓬,一副「你不講我就不放開」的表情認真的看著他。

紅髮渾蛋瞇眼,同時回望著我說:「沒、事。」鬼才信咧!我依舊死抓著他的斗蓬不放,他抽了抽嘴角,很無奈。

 

「紅髮的,你說不說?」我往他的臉上湊近,因為斗篷的關係,所以看不見表情,不過他好像愣了一下,才說話:「我不叫作紅髮的。」

我停頓了一下子:「不然你叫什麼?」

「……」不爽啊,你既然不想告訴我,那幹麻讓我問?!

我生氣的瞪他一眼,他才思忖了一下:「……千羽,妳可以這樣叫我。」我眨了幾下眼睛,疑惑的開口:「千羽?」怎麼像是女人的名字?

別人的名字我也不好議論,所以就算了,不想特地去問了…手才剛輕輕放開,那個叫「千羽」的男人就像風一般地消失了。

 

他是出來做什麼的…?

 

想不到答案,索性就不想了,我繼續專心的跪在殿前。

沒想到突然眼前一黑,就沉沉的倒了下去。

 

※※※

 

莫名的煩躁,李朔批完今天最後一本奏書,就丟開了手中的玉管毛筆。

為什麼要一直在意他?

反正殿內沒人,李朔乾脆往後仰倒,半躺在軟榻上。

 

「陛下。」他頭也沒抬,揮揮手示意那宮人繼續講下去,看那衣著,應該是衛兵的男子開口:「楊大人離開殿前了。」

 

咦?

 

李朔微愣,衛兵退下後,他也不知該做何心情。

開心嗎?本來就不想他就這麼跪在殿前,心煩。

不開心嗎?他是不是已經放棄求我原諒了,更煩。

 

到底又怎麼了,壓抑內心快要溢出的煩悶,舉步走出殿門。

 

※※※

 

「唉…」杏花一手搭上門板上,一手拿著拖盤,上面放著一碗薑湯,熱的冒煙。

我有點心虛。

 

「大人,您就是這樣,才會得風寒的!」將拖盤放置到小桌上,杏花瞇了瞇眼,盯著我瞧,是的沒錯,我很不中用的……得了風寒,而且還發燒。

「好了好了,妳先出去吧,免著被我的病氣影響,……我現下想靜一靜。」原本杏花要張口說話,但是聽到最後一句時,就出門去了,我也不斷囑咐要「一個人靜一靜」。

 

雖然喝了薑湯,但是我的狀況好像沒有好轉,反而燒的更厲害了,跟之前喝酒時一樣,腦子昏昏沉沉的,可又痛的勁,睡不太著。

 

……

啊…意識真的逐漸模糊。

 

叩叩!

……我不是說過要靜一靜?不理會。

 

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!!!!!!!!!

 

不爽!!!煩死了!到底是誰?!杏花不會這樣敲門,但是她應該會幫我攔一下啊…

我跳下床,幾乎是憤怒牽引著我才有這樣的力氣,飛速的到達門邊,只想確認是誰,所以我只開了一點點小縫。

 

酒紅棕色的頭髮映入眼簾。

 

碰!我立馬關上房門,速度之快,非比尋常。

可惜對方似乎知道我會這麼做,所以更加快速地攔截下門,不讓我關上,甚至硬是把門縫撐大,然後打開門,進了房間,關上,動作可說是一氣呵成。

 

難怪杏花不敢攔住…看著眼前使出剛剛那套流暢動作的人,我面無表情。

在此承認因為發燒的關係,臉有些紅紅的。

 

「陛下,有何貴事,需勞龍體移駕,特地光臨敝寒舍?」

李朔挑了挑眉,定下眼來細細瞧我,發覺他的目光之後,我別過臉去。

明明前幾天還低聲下氣的給他跪著,怎麼今天就換了一個脾氣?李朔半瞇著眼,心中有些不滿的想著。

 

「沒事,就不能來麼?」撇撇嘴,我依然不肯轉過頭去面對他。

「那兒的事,陛下大駕,可是小的的光、榮!」後面兩個字幾乎是唸得咬牙切齒,興許發燒壯膽,我完全不理會對方身分。

……就好似,上次喝酒那時一樣,只要頭腦無法思考,就會這般。

 

拍。

一雙冰冷的大掌拍住我的臉頰,讓我的臉嚴重變了形。

「唔…唔!尼、你做什摩……」因為手掌的壓制,我的發音十分模糊不清,不滿的瞪著他,心裡其實很亂。

 

「沒想到你這麼沒有毅力。」他放開了手,皇上說話的語調讓我辨不出情緒好壞。

我也沒想過自己這麼沒毅力…原本想好好堅持的,原本到後面就有些動搖,到了現在發燒,更有放棄的衝動。

「我……我…」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當初信誓旦旦的說要跪到被原諒為止,可是卻……好像當時的信心瞬間潰堤。

 

當下,我們倆都默默無語,氣氛就這麼凝結了。

 

「身體還好嗎?」

「咦?…還好、吧……」沒來由的這一句關心,讓我回答的有點結巴,可是卻暖暖的。

明明現在頭非常痛,很不舒服,卻因為這句話而捨不得趕他回去,好想…繼續和他多待一會兒……可是…頭…

 

真的很暈。

 

「喂,還好吧?楊柳?」他拍拍我的肩膀,微微俯下身子探查我的情況,見我沒有反應,轉而在我眼前揮了揮,「欸,楊柳?」不斷的呼喚聲就似回音一般,一直在耳邊盤桓,好吵,我不叫作這個名字!

我一把捉住他的手,但卻又重心不穩往他身上倒了去。

 

皇上接住了我,但明顯感覺到他身體一怔,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模模糊糊裡,聽見他開口:「楊柳…你……」又是楊柳!就說我不叫作這麼名字!

腦袋還縮在他的懷裡,我嗚嗚地喃著:「才不是楊柳…我叫做柳嫣……」

 

因為發燒越來越嚴重,我沉沉睡去,而沒有聽到皇上最後的那句…

「原來妳從來都不是乖巧順從的『兵』。」

 

【待續】

 

 

2000字UP而已不好意思=  ="

 

最近想投投看學校的短篇小說(校刊)

不過呃...會登上的機率頗低,大家都好強(望

 

截稿日是下學期,還有一陣子

是3000字以內的小短篇,對我來說很煎熬...有種3000字塞序章就飽了的感覺.....

不過架構已經打好了

寫完之後會PO上來一陣子~

 

是溫馨文ˊwˋ

 

謝謝大家~新年快樂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一顆藍莓 的頭像
一顆藍莓

∥迷鏡森林∥

一顆藍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HABLE
  • 新年快樂喔!
  • 新年快樂~XD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05 15:38 回覆

  • 瑄仔
  • 新年快樂XD
  • 瑄仔新年快樂~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05 15:38 回覆

  • begonia0124
  • 藍苺大新年快樂~(阿朔發現嫣嫣是女的了!? OAO
  • 新年快樂=D

    嘿嘿嘿嘿.........很明顯吧A_A
    不過還是讓大家去猜(欸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05 15:39 回覆

  • 亮
  • 新年快樂OWO
    好期待小朔(?)接下來會做的事-//^///-((別亂想==
  • 他會做很不好的事o_o(妳別亂講

    新年快樂~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05 15:4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likaros
  • 這次等好久喔!希望下一篇能快點出來
  • 不好意思QAQQ

    會努力盡快.....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05 15:47 回覆

  • as30920d
  • 期間按了9次大概 終於18集出現了Q_Q... ((話說背景音樂突然這麼活潑...感覺沒有想哭的心情了XD
  • 謝謝大大耐心QAQ!

    !?!?
    為了這句話我把音樂換掉了........(欸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05 15:4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