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  

 

直接開始的說

*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*

『人之相待之常情,無非利之用之。有利於己,有用於己,則處之近之;毋利於己,毋用於己,則退之淡之。此舉,乃自然之舉,何之為邪?當之於棋,兵者以將者為重。兵之亡,大局如常也;將之亡,勢必破局也。孰輕重乎?為勝將,則兵之可棄也。』(後面附翻譯)

 

 

其實沒有什麼印象了,醒來時,已經躺在床上。

我記得昨天皇上有來找過我,不過後面的事情我就沒有記憶了。

 

奮力張開眼睛,只覺得現在很疲憊,可能是昨天剛發過燒的關係,不適感在身體裡徘徊。

看來燒已經退了,我決定要好好地梳洗,清爽一下。

才剛坐起身子,就發現胸前一片冰涼,原來是我睡相不良,導致前襟敞開,稍稍露出一條溝線,胸部還不至於暴露,總之就是……有點衣衫不整。

早朝的時間也快到了,我趕緊拉好衣襟,要叫杏花幫我準備浴桶時,熟悉到不行的男音,從耳邊傳來:「醒了?」他拑住我要去拉衣襟的右手,我們就這樣僵住不動。

 

他他他他他……怎麼在這裡?!

看著眼前表情冷若冰霜的男人,我有些顫抖,他酒紅棕色的長髮有幾撮散到了我的身上,重點是他怎麼還沒走!

 

手慌忙的要去拉衣襟,可惜皇上握的很緊,我掙脫不開,只好換左手去拉,不料,他往床這邊壓過來,另一隻手也拑住我的左手,把我往牆壁上捻去。

就這樣,姿勢十分詭異曖昧的狀況就產生了,我的頭、背和手腕都貼在牆上,皇上用他的手壓制住我的手,身體往我這邊傾斜。

 

我的臉紅了大半,因為現在我尚衣衫凌亂,就被他這麼定住。

「妳……」他定睛注視著我,表情淡然,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,「妳就這樣瞞了那麼多月?」我愣住,是啊,他一定發現了,我的性別。

緊閉雙唇,不打算辯解什麼,我想……這搞不好是我在皇宮的最後一天了…

 

「妳要的是什麼?」

咦?我抬頭看他,為什麼…這麼問?

在我還疑惑的時候,皇上將我的兩隻手用單掌壓住,騰出另外一隻手,用力捏住我的下巴,往他臉邊拉近。

 

「唔……!」我開始用力掙扎,他到底想幹麻?

……我說的還不明白嗎?妳到底要什麼?不惜扮男裝到這來,到底要什麼?」呆呆地望著他的眼眸,還是像記憶中的一樣深不見底,永遠猜不透、摸不著。

我要的是什麼?事到如今,竟然問我這樣的問題?

 

「不要,我什麼都不要……」我撇開頭,用只有兩人可以聽見的聲音低語,正當他要嘲諷的時候,我繼續說著:「這當然是不可能的。」

為了能夠冷靜說話,我沒有看向皇上,怕自己的心思又被他的眼神給擾亂,根本就不敢看向他。

從來沒有這種感覺,不是慌亂、不是害怕、不是膽怯,那紅髮渾蛋──千羽說過的話,其實早就已經告訴我很多事情了。

 

為什麼要這麼在意他?

 

為什麼常常想起他?

身體總是因為想到他而發熱的不聽使喚,坐立不安。

 

不是遲鈍,而是無法置信。

「是你……說、我的雙手也可以做些什麼的不是嗎…?」音調微微的顫抖著,好像是在歌頌著心中的不安。

我是個女人,在這個國家裡,被視為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一員,可是那天,在我放棄希望的那天,有個人告訴我,我也可以做些什麼。

 

那是什麼感覺?

是燃起希望的感覺。

 

妳被需要,被眼前這個人所需要,妳可以做很多事,可以改變些什麼……

妳也是可以給予別人「希望」的人。

這不是你所賜予我的嗎?

為何現在又要問我「到底想要什麼」?

 

我側過臉,讓下巴撐在他的肩膀上,因為手被箝制著,沒辦法抱住他,只好改成這樣的動作。

清楚的感受到他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而輕輕顫動。

「我要的是什麼?」反問他,好像他應該要知道答案似的。

 

可是這個問題,要由我自己來回答:

「我要的是你,李朔。」

到底為什麼會失去藥效?

因為我產生了情愫,我……喜歡上了他。

人為什麼會喜歡上自己以外的人呢?這個問題好似永遠找不到解答。

 

「妳在說什麼……」李朔鬆開手,往後面挪了挪,要看清楚對方的臉,他才能做出反應。

皇上還沒有反應我直接叫了他的名諱,那一刻,我意外發現,原來不知所措也會發生在他身上。

因為這句話,李朔才意識到眼前的情況。

 

這個人原本就長的美麗非凡,原本是男性還無礙,可是如今,卻發現她是個女人,兩人姿勢不良的立在床舖上,衣衫不整。

明明只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,因為利與益而和她親近,可是他現在到底是怎麼了?要為了兵,棄了將?

 

不對,他是知道的,眼前的這個人,從來都不是『兵』,而是……

忽然口乾舌燥了起來,衝動奔上了腦門,他漸漸往她身上欺進。

 

我看著他的臉越放越大,有點慌張,卻又有點期待。就在氣息染濕彼此的雙唇,將要碰觸到對方的時候……

 

「叩叩!」

這種經典的狀況總是很會抓住標準時間點。

 

「陛下,紫薰郡主來訪。」杏花的聲音從門外傳來,看來是要緊事,不然她應該不太敢敲門的。

紫薰郡主,之前好像也有提到過?

「朕知道了,妳下去吧。」杏花應了一聲,然後就聽見她離開的腳步聲。

經典的狀況發生後,往往是令人尷尬的氣氛,這就是副作用嗎?

 

「我之前故意親近你,讓你放輕戒心……然後…」他垂眸,長長的睫毛遮住大部分眼的眼睛,我打斷他:「我知道,不然也不會繼續乖乖的叫『皇上』。」

「妳果然一直都很清楚,雖然相信我,卻又防著我。」我不語,因為我的個性的確就是這樣子,總是想要防範未然,阻止把柄產生,即使還是會常常疏漏不慎。

 

「今天的事,我會好好想清楚。」點點頭,這表示此事暫且不提,在他想清楚前一切都保持原樣。

這樣對我來說是好事,其實我甚至希望他永遠想下去,不用理出結果也沒關係。

 

……

當初在柳林遇見他時的我,跟現在,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,可是說不出個所以然,變化的起源好像就是在千羽對我的奇怪法力慢慢失效之後,改天還是要問個明白,別再讓他莫名跑掉了。

 

「那現在,我要去見紫薰,你先做自己的事罷。」

「嗯。」好久沒有晃晃皇宮了,順便讓自己沉澱下來。

 

──其實這時候有點後悔,應該待在家裡就好,不要沒事亂晃,至少可以避免和紫薰郡主見到面……

在之後很慶幸能認識郡主的同時,我的內心不斷對自己反悔著。

 

 

【待續】

 

(附譯: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情況,不過就是利用他人。有利益於自己,有用途於自己,才會和他親近或是相處;而沒有利益於自己,也沒有用途於自己,則會遠離或是不在和他相處。這個舉動,不就是人之常情,有違背什麼嗎?如果將這事情比喻成下棋,士兵以保護將帥為重。單舉,士兵滅亡了,戰爭還是可以持續下去;但是將帥滅亡了,這場戰爭也就跟輸了沒什麼兩樣。那麼你覺得哪個比較重要呢?為了讓將帥能夠獲勝,士兵是可以犧牲利用的。)

 

總覺得附譯頗向國文課本(不

文言文那時候寫的很急,有點不順不要在意(欸欸

閃閃亮亮的章節開始囉~

終於可以進入本篇第一個主線了!

紫薰主線=))

 

到時候紫薰的屬性一定會讓大家熟悉又溫馨(並不會

 

再後來我就可以讓冥昊同學和徐磬同學豋場了!(已經有某友人向我表示忘記這兩人了...ˊ_ˋ哀桑

今天部落格雙更~*

不想漏看的文章人記得翻一下看看有沒有漏看:->

 

本日終於考完學測了~恭喜各位高三的學長姐們XDD

我這兩天擔任考場服務隊已經完全把學姊的壓力看在眼裡了.......還有謝謝妳們配合資源回收(家長們都不配合(黯淡

 

2013.1.28 by  藍莓(弦外)

創作者介紹

∥迷鏡森林∥

一顆藍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likaros
  • 你會貼網點嗎?
  • 摁摁,我會啊~
    只是不太常貼,有點不熟練..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29 16:03 回覆

  • likaros
  • 還不錯,期待下一集。
  • 謝謝ˊwˋ*))~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29 16:03 回覆

  • 亮
  • 紫薫。。。可以叫她小薫嗎?XP
    期待下一集OWO((果然又是沒梗...(欸
  • 可以啊XDDD

    留言就是我的動力噢噢噢噢!!!

    一顆藍莓 於 2013/01/30 19:3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